>当前位置:本站首页 >>> 行业资讯

食药监总局电子监管见效 揭底非法收药利益链

2016/1/28

黑色利益链条无处不在,药品行业也不例外。

1月2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发布《关于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等7家药品经营企业购销非法回收药品的通告(2016年第13号)》(以下简称13号公告),依法查处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河南省华方通医药有限公司、湖北明达药业有限公司、西安藻露堂药业集团利尔欣医药有限公司、四川宏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药品分公司、四川蓝怡药业有限公司、河北益民医药有限公司等7家公司,存在购销非法回收药品或为购销非法回收药品企业违法提供发票等严重违法行为的企业。

你也许也看到过,不少三甲医院门口常有人拿着“收药”的广告牌询问过往行人。《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他们回收的药品往往以抗高血压、糖尿病药等慢性病用药,或较为昂贵的抗肿瘤药等为主,暗地里,已形成回收、洗白、分销的利益链。多位业内人士直言,目前药品回收已经成为医保套现的主要方式,违法回收的药品在暗箱操作后往往流向偏远山区等农村地区,对安全用药形成威胁。

药贩“坐等”医保套现者

成都某三甲医院门口的人行道,是张兰(化名)的工作地点。每天上午9点多,张兰会准时骑电瓶车“上班”。把电瓶车停在盲道上后,她拿出“收药”的大牌子挂在电瓶车上,然后带上鸭舌帽在电瓶车上坐定,一边低头玩手机,一般等待顾客。有时候遇到有人拿着药从医院里走出来,她便会选择性地上前小声询问:“有药卖吗?高价回收”。

张兰已在此“工作”两三年时间。记者以顾客的身份向其咨询时,她称自己长期收购糖尿病、高血压、精神类等药品,“原价六折收购,也可以医保卡套现,同样六折。”记者离开时,她还掏出一张名片,上面用粗体加大字写着,“高价收药、医保卡兑换现金”。

另一名“药贩”李先生表示,各类药品收购价格不一样,需要看具体的药品种类和厂商,比如5毫克规格的波依定,收购价一盒15元。而成都数家药店同样规格的波依定零售价格在29元~34元之间,李先生的收购价是零售价的五折左右。

一名医务人员告诉记者,像李先生这样的药贩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潜在顾客群主要是想用社保卡套现的人,以及能免费在医院开药的职工等。“通过在医院、药房开药,再低价倒卖给药贩子已成为社保套现的主要渠道。”重庆一民营医院医生表示,“我们医院就存在这样的患者,他确实身体有某方面的疾病,但病情其实已大有好转,但仍然要求医生给他长期开药以稳定病情,最后用医保结算,再转手套现。”

回收药品存安全隐患

事实上,在整个药品回收利益链上,张兰和李先生所做的事情不过是第一环。更为隐秘的环节在于药品回收之后的暗箱操作。“药贩子为什么最爱常用高价药呢?因为这类药品最终的流向是郊区、农村的小诊所、小药店,只有常用药才能确保销路。”重庆桐君阁药房的一名李姓店长表示,自己店里以前就曾有人上门推销回收的低价药品。

这位店长表示,收药人往往都是团队作战,相互之间有明确分工。“据我了解,药品回收者对药品分类包装后,会运往下游与其固定合作的销售人员,这些销售人员再通过自己的渠道销往当地的乡村个体诊所等。”

事实上,除了上述简单操作手法外,更多的药品在回收后还会“洗白”再进入正规企业流通。据了解,药贩子在对药品收集分类后,会加价转入上级药贩子手中;上级药贩子则会借用或租用其他药品经营企业的《药品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再通过经营企业虚开增值税发票,以使这批回收药品披上合法的身份,业内俗称“过票”。

在CFDA的公告中,被通报的7家药品经营企业均存在违法“过票”行为。比如,陕西广联便为河南华方通医药有限公司和湖北明达药业有限公司提供“过票”,导致一批原本由天津医科大学代谢医院销售出去的阿卡波糖片再由甘肃兰州珍生源大药房进行了二次销售。

业内人士认为,药品回收利益链对患者特别是农村地区患者用药安全造成极大威胁。上述李姓店长告诉记者,即便通过社保卡套取出来的是合格药品,这些回收药品在流通过程中也很难达到药品要求的储藏条件,而恶劣的储存条件必然影响药效。

据CFDA公告,湖北、四川、陕西、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已分别责令相关企业停止经营,并撤销了其《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河北省保定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已经责令河北益民医药有限公司停止药品经营活动。昨日下午,记者分别致电被处罚的四川宏泰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药品分公司和四川蓝怡药业有限公司,其中四川蓝怡药业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而四川宏泰商贸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了解记者意图后,亦没有明确答复,并表示他们已经下班,让记者第二天向相关负责人咨询具体情况。

药品电子监管码发威

26日晚,CFDA在官网发布通告,称在7家企业的违法行为中,有4条线索来自电子监管流向数据。国内一家知名流通企业资深人士张彭(化名)透露,药品终端渠道的水很深,价格猫腻导致的跨区域串货、医保套现、非法渠道购药在行业内不算秘密。实际上,食药监总局推行可追溯监管码有可能使上述问题消失,这正是部分不法药店强烈抵制的症结所在。

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称,工作人员在执法中发现,甘肃一些药店和批发企业所销售的阿卡波糖片,其电子监管码流向显示的是天津医疗机构。检查人员追踪发现,这些流向异常的阿卡波糖片均来自同一家批发企业陕西广联药业有限公司,后者直接从非法人员马某手中大量购进不明来源阿卡波糖片,并销往陕西和甘肃等地的药品批发和零售企业。   

张彭还提到另一个潜规则就是“串货”。他说,从法律层面来说只要买卖双方身份合法,跨地区卖药不算违规,但生产企业为维持价格稳定必须防止这种行为。医药代表为了私下获得本该给医生的回扣,往往会将部分药品“串货”到药店。

而医药代表往往会借部分终端药店来避税。他进一步解释,医药代表从商业公司重新购买一批药品后,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卖给药店,但前提是药店不需要这些药品的增值税发票。随后,医药代表将从商业公司拿到的发票抵医院药品进账,药店则因为这些药品没有走正规渠道而偷税漏税。

此外,电子监管建设成本也让零售药店颇有怨言。广东丽峰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雪峰告诉记者,光一台扫码机就需要2700元~3500元,一个上规模的药店需要3至5台。按此计算,门店量上百的大型连锁药店都会感到有压力。

本文转自网易财经